双击滚动屏幕
广告① xntk.net无法访问,请使用xntk.org域名访问    

大数据修仙 2143 第两千一百四十三章 望气术(第二更)

  对于大佬提出的在虚空中杀时间的建议,冯君毫不犹豫地拒绝了。

  开什么玩笑,他一进入虚空,两边都走字,红姐他们到底是待在白砾滩还是洛华?

  而且他在金丹期,还能两年晋一阶,大佬觉得挺慢,但已经是天琴位面的修者能接受的极限了——这还是大家都知道,他修炼的是自己改进的混元吞天功。

  他若修炼别的功法,估计现在早就让别人盯上了——如此神速的提升,必然有天大的机缘。

  如果他将晋阶的间隔缩短到三四个月,估计又要有人架设大阵埋伏他了。

  前一个担心,他没法跟大佬讲,但是后一个担心,是绝对站得住脚的。

  大佬一听,也不得不承认他的担心有道理,只能郁闷地表示,“还是修为太低啊,要是修为足够高,谁敢来问你修为快速提升的诀窍?”

  “除非问道长生,谁又有资格说自己修为够高?”冯君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算了,还是别说这个了……你打算教我的,是什么方面的秘术?”

  “望气,”大佬毫不犹豫地回答,“让你能通过望气,发现窥天镜的所在。”

  望气……冯君的嘴角抽动一下,“前辈,你确定这秘术,是我一个金丹小修能掌握的?”

  望气之术说难也不难,出尘修者通过推演,都能判断出一些东西来,像皇甫无瑕在炼气期就修成了鉴宝眼,那也是一种望气秘术。

  但是他现在要寻找的是演天镜,这宝物的原始等级极高,而且现在九成九还被别人遮蔽住了,这种情况下,他一个金丹“小修”想要通过望气找到此物,那真的匪夷所思。

  “你的修为肯定是不够的,”果不其然,大佬一出声,就是习惯性地先打击人,然后才说重点,“但是可以做个阵法,就能提升你的望气能力。”

  又是阵盘,冯君的嘴角扯动一下,“我还以为需要炼制真器或者真宝。”

  “那样也可以呀,”大佬随口回答,然后继续打击他,“不过你能炼制真器,还是能驱动真器?既然都不行,你就别好高骛远了,你还真以为我是阵法大师?”

  “我对阵法也不是很精通,不过没办法,摊上你这种主儿了,就拿各种材料堆积一下,勉强算是个阵法……反正阵法最初的发明,可不就是要解决应用方面的问题?”

  “咦,”冯君倒是没有因为它的讽刺而生气,他已经习惯了大佬的打击,再说了,人家说得也没有错,正经是他有点意外,“没想到前辈对阵法的功能性,看得很透彻。”

  上古之前,人类诞生之际,肯定是不存在阵法的,都是后来要实现什么目的,才发展出了功用各异的阵法,就其实际性质而言,其实就是工具罢了——一如互联网上的各种a。

  但是他能看得明白,昆浩的绝大多数修者,是看不到这一点的,都觉得阵法是高深的学问,不能随便改动,阵法师也是尊贵无比,却忘了阵法出现的本初,只是对工具的应用。

  大佬却是不吃他这一套,“阵法原本就是用来服务的,本来很简单的事情,何必搞得那么复杂?算了,懒得跟你说这些了,等你的眼界高到一定的程度,自然就懂了。”

  我现在就懂了!冯君心里暗暗嘀咕一句,脸上却是很恭敬,“那就请前辈讲述阵法吧,不过我还是有点担心,驾驭不了……是要延请外人来望气吗?”

  “外人……最好不要邀请,”大佬沉吟着发话,“大道至简,阵法并不难,但是就像上次我设计了一个拘神之术,好像也给你带去了不少麻烦,我所掌握的知识,会让很多人眼红。”

  这一点,冯君真的很认可,大佬虽然很臭屁,但绝对是有真材实料的,细节方面或许不尽如人意,可是思路绝对没有问题,给出的很多思路,都是直指大道。

  这种能力,他只在它的身上见过,哪怕连颐玦真仙,在这一点上都差得很远。

  所以他歉然地笑一笑,“前辈,我知道你给出的都是好东西,但是担心自己修为不够,操作不了,才会想到延请别人。”

  “修为不够……这是个问题,”大佬不是有意打击冯君,实在是他的修为,它确实看不起,很多时候,它在不经意间就会流露出来——而这种下意识的反应,才让冯君更感到受伤。

  不过,它还是有些变通手段,“那就不能离得很远去望气了,这样吧……我觉得你这次遇袭,心里应该是有怀疑对象的吧?不可能有人没头没脑地攻击你。”

  “我肯定有怀疑对象,”冯君很肯定地回答,“能做出这种事的,我高度怀疑是七门十八道的势力之一,棋道、灵木道和万幻门最可疑……当然,也不排除是三百秘境家族出手。”

  那三家最可疑,但是冯君近来的行事,对秘境家族也不是很友好。

  “那就好了,”大佬很肯定地回答,“那你就在嫌疑人身上过一遍……以你的修为,真的不能大索天琴位面,你只能选择在百万里之内望气。”

  “都要过一遍吗?”冯君苦恼地一呲牙,这个排查的工作量绝对不会很小,而他真的是杂务缠身,更关键的是,“有些地方,我都不太容易混进去。”

  “那就是你的事了,”大佬没兴趣谈这个细节,“现在,你听好我的思路……”

  它的思路也很简单,主要针对的是窥天镜的特性——说演天镜也行,此物的存在,本身就是背离了天道的,哪怕不在激活的状态,也会被天道判定为“格格不入”的气息。

  这就是所谓的“骗人易,欺天难”。

  说得更明白点,哪怕是窥天镜处于遮蔽状态,也不能斩断它“欺天”的特性,大佬非常郑重地指出,“它现在可能残破了,但是它本身是超出分神的存在……再怎么遮蔽也没用。”

  当然,遮蔽过的演天镜,气息会变得更微弱,查看起来也更困难一些,不过大佬依旧信心满满地表示,“没事,百万里还是不在话下的。”

  冯君听得有点目瞪口呆,“那使用类似的阵法,随便看一看,岂不是周边百万里的宝物,任由我取用?”

  “你这就想的有点多了,”大佬继续习惯性地打压他,“神物原本就会自晦,认主的宝物也会关联到修者自身,其中还涉及到因果和气运,不是你随便想查就能查出来的。”

  冯君听得就有点不服气,“演天镜可也是神物,它难道不会自晦?”

  “它倒是想自晦呢,有用吗?”大佬不屑地哼一声,“我说的自晦的神物,是顺应天道的,不顺应天道的,还要强力抗争……拜托,天道也是要面子的。”

  冯君想了半天,确实是这个道理,他所接触的层面,其实没有到了这地步,不过理解起来并不难——你都不是我自家生养的孩子,还时不时地想祸害我家一下,我凭啥替你遮蔽?

  不过他还是郁闷地撇一撇嘴,“这阵法,估计不会便宜了吧?”

  “价格这东西,我从来不关心,”大佬很耿直地表示,“那是你要考虑的,我只给你建议。”

  它还真是……说到做到,根本没有什么阵法,只有个思路,就像当初提供“拘神之术”一样,它就是把大致原理讲一遍,把可能需要使用的主要材料讲一遍。

  不过冯君也没有失望,他已经习惯了它的做事风格,半路掉链子那是日常操作,他要做的就是把链子接好——人家连自行车都给了,无非是接个链子,那也叫事?

  第二天,他就开始全力推演了,但是很遗憾,因为有人知道他回来了,庄园里好多人都来了,而且有不少是才晋阶的。

  嘎子晋阶了炼气二层,好风景晋阶了炼气三层,古佳蕙也终于炼气三层了,而目前张采歆正在冲击炼气八层,高强也在冲击炼气一层。

  猛然间,有气息波动,却是高强那边发出的,看来炼气一层稳了。

  冯君走过去推演一下,确实稳了,正好不远处又是张采歆闭关的地方,他也过去推演一下,嗯,小菜心晋阶也稳了,不过还是要再等几天。

  他还想继续推演,庄园外一阵轰动,紧接着就有人高喊,“冯山主我回来了,我家老祖让我带点礼物过来……你倒是让这曲涧磊和管红袖赶紧让条路呀。”

  曲涧磊和管红袖现在将庄园看得很紧,他俩知道,自己的实力大概已经不是很合适做冯君的保镖了,但是他俩都受了冯君的恩惠,越是实力不行的时候,就越要展示自己的价值。

  冯君挺能明白他俩的感受,就说你们把她放进来吧,我正好问她点事。

  颜雨汐很快就被放了进来,她先表示了歉意,说自己抱丹在颜家也是个大事——颜家其实不缺金丹,在其他界域甚至还有秘境,不过她是公认的凝婴苗子,抱丹庆典自然要大办。

  她的抱丹庆典前不久,冯君失踪了,但是颜家不可能告诉她这个扫兴的消息,所以当她听到消息之后赶来,已经有点晚了——此前她一直在颜家各脉应酬来的。

  ()


推荐此书     [快捷键:←]     上一页      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     [快捷键:→]      加入书签

大数据修仙 567中文 www.567zw.com © 2020





1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