双击滚动屏幕
广告① xntk.net无法访问,请使用xntk.org域名访问    

飞越泡沫时代 581. 投桃报李

  美和酱的歌词到位,卡住了的进度立刻飞速前进。

  从热海回来,岩桥慎一跟中村兄加班加点,给新歌做了第一版编曲。

  这支被渡边万由美形容为“听了想去郊游”的曲子,倒是真的被美和酱给填入了一场愉快的春日郊游。

  在她所写的歌词里,主人公带上照相机,将樱花树、玫瑰庭院,将郊游中的每一处风景、以及一道出游的朋友,将这一切尽数收入相片之中。

  整首歌的歌词,用词朴素而又生活化,所歌唱的,就是一次普通的郊游。

  但正是这种“生活化”,在岩桥慎一看来,才堪称绝妙。

  整首歌的旋律轻快流畅,清新自然。简单而又生活化的歌词,如实描写了一场郊游,配合那句再生活化不过的“看着这边笑一笑,不要害羞,sile,sile,sile~”。

  一场轻松惬意、和朋友共同度过假日的郊游就展开在眼前,画面感十足。

  而最重要的,是这场朴素、生活化的郊游,任何人都能做到。

  只要想,就能像歌曲里所唱的这样,拥有一次这样的郊游。带上照相机,把樱花树、玫瑰庭院、公园沙坑这些生活中随处可见的风景、以及一起出游的朋友拍下来。

  这种想做就做的随意,正合了ick snap“想拍就拍”的理念。

  想去郊游那就出发吧。想拍照的时候,就举起手里的ick snap来吧。

  ……

  岩桥慎一拿到第一版的编曲,在送去给富士胶卷那边之前,先给渡边万由美、还有索尼那边的制作人试听。

  这首歌一旦通过验收,就会作为乐队下一张单曲发行,同时,还会收录进之后的新专辑。

  渡边万由美听完歌,评价了一句:“吉田桑果然才能过人。”

  “是吧?”岩桥慎一听她这么说,心里高兴。

  “说起来,还多亏了你那个去郊游的想法。”他也挺佩服渡边万由美这个“普通听众”的眼光的。

  渡边万由美听他提起这一茬,自嘲道:“结果,没去成郊游的人,却是我这个听了歌以后想去郊游的人。”

  “哈哈!”岩桥慎一大笑,“这么说,听着太可怜了。”

  渡边万由美把他的笑容看在眼里,倒也不在意,接着说:“这首歌,歌词和曲子配合的恰到好处。而且,吉田桑通篇没有用一个‘快乐’或者‘高兴’。”

  她关注的点让岩桥慎一觉得巧妙。

  “确实,毕竟是写出了《好开心!好快乐!好喜欢!》的人。”他调侃一句。

  渡边万由美一笑,知道他故意这么说,“我可不是因为那首歌,才关注她有没有使用这样的词语。”

  “正相反,”她说,“是在听这首歌的时候感到非常轻松快乐。听完以后,回想一下,竟然一个‘高兴’或者‘快乐’的词都没有。”

  岩桥慎一明白她想说什么,“怎么说呢,日常的快乐,是不需要那么用力的。”

  喜欢一个人,内心高涨,勇往直前,所以呼喊“开心!快乐!喜欢!”。

  而享受生活,享受大自然的风景,和朋友度过的郊游时光,则是轻松惬意,自然而然的。不强调“快乐”的快乐,就是这首歌的魅力。

  生活化的歌词和轻快洋气的旋律,再配合美和酱爽快的歌声,三者天衣无缝。

  “这倒也是。”

  渡边万由美点头,想了想,问:“歌名是什么?”

  “《eyes》。”岩桥慎一告诉她。

  ……

  跟事务所和唱片公司两边都通过气,岩桥慎一又把《eyes》这首歌送去给了富士胶卷。

  富士胶卷有位姓斋藤的董事,非常喜欢乐队的《好开心!好快乐!好喜欢!》这首歌,这次能进入到商谈赞助合作的环节,最初,也是得益于这位斋藤董事替乐队说了好话。

  现在,合作往下进行,曲子送过来,斋藤董事颇为期待。

  富士胶卷这边,其实只要乐队能拿出一首“轻快惬意、曲风洋气”,用作照相机广告不突兀的歌,这次的合作就能顺利进行下去。

  但是,因为喜欢过乐队的歌,在替他们说好话促成了这次合作的同时,斋藤董事除了公事的合作,私心里还期待乐队最后能够交出一支什么样的曲子。

  尽管一早心中对乐队有所期待,但是,收到的是《eyes》这样一首堪称量身定做、且词曲无可挑剔的歌,斋藤董事仍要感慨乐队的才能。

  在已经对他们心存期待的前提下,仍然能被他们给惊喜到。

  而在被drearue的新歌惊喜到的同时,斋藤董事心中,还有另外一重想法。

  推荐了乐队来制作广告曲的人是他,乐队能交出这样一首相关的负责人们都赞不绝口的歌,作为推荐人,他心里也痛快,觉得脸上有光。

  虽然广告还没有开始制作,但这支提前收到的广告曲,已然确定是新一季ick snap的广告曲。

  如此一来,后续的巡演赞助,也成了顺理成章的事。

  能够接连写出这样水准歌曲的乐队,赞助他们绝对值得。

  ……

  富士胶卷那边,跟事务所商谈之后巡演赞助的各项事宜。

  巡演赞助的商谈,这些事就跟岩桥慎一无关了。由渡边万由美出面,她事务所的经理负责陪着去喝花酒联络感情。

  但是,在工作应酬之外,岩桥慎一为表答谢,又额外做东,请富士胶卷的那位代表,还有姐夫成田宽之一起吃饭,又叫了唱片公司那边的经理来作陪。

  乐队交出去的广告曲大受好评,不光斋藤董事觉得脸上有光,一直负责跟岩桥慎一接触的这位代表、还有当了引荐人的姐夫成田宽之,也都觉得这次合作的愉快。

  皆大欢喜的事,了结以后,三方都觉得痛快,饭吃的舒服,酒喝的也高兴。

  酒续过一摊,四个人又往下一家店移动。

  富士胶卷的代表喝了酒,话明显多起来,“乐队送去的新歌,歌词拿去做广告的剧本都可以了。”

  “是吗?”

  发问的人是成田宽之,他没有听过这首歌——这不在他的范围之内。

  “没错,画面感十足。”富士胶卷的代表语气笃定。

  岩桥慎一随口复述了一段歌词给姐夫听,成田宽之直笑,“这不就是春游吗?”

  “广告播出的时候,正好是毕业季。毕业旅行也算是春游嘛。”

  富士胶卷的代表笑道,“歌曲里不是一直在重复‘看着这边笑一笑,不要害羞,sile,sile,sile~’吗?所以,公司这边,想把这一段当成广告的核心。”

  “那就要找个笑起来好看的广告主角了。”岩桥慎一随口一接。

  富士胶卷的代表话赶话,也随口一问:“岩桥君有没有想到什么合适的人选?”

  笑起来无忧无虑的美和酱,笑起来天真开朗的冈田有希子。

  ……还有笑起来真好看的中森明菜。

  岩桥慎一脑中冒出这三个人来,可惜不管哪个都不可能。一个不是广告商青睐的那种美女,一个已经引退两年跟艺能界再无关系。

  最后那个,要是她刚出道那几年还差不多,现在给一次性照相机拍广告就不太搭调。再说,一个桃浦斯达,富士胶卷这边要是有意思,早就去协商了。

  略作考虑,岩桥慎一说了个人,“感觉上,由菊池桃子来拍会很不错。”

  “菊池桃子?”

  富士胶卷的代表,姐夫成田宽之,都有点没想到。

  岩桥慎一慢慢解释,“只是想到,那首广告曲旋律清新,歌词又比较日常化,一次性照相机也不是那种昂贵的东西,而是很平民化的小东西,就算拍广告,也一定是生活化的。”

  一两千元一台,用完了就只能回收的一次性照相机,总不能拍个广告大片。

  岩桥慎一说,“菊池桑出道以来就是邻家女孩、学校里受欢迎却平易近人的女学生,差不多是这样的形象吧?”……虽然最近为了转型去演轻浮女。

  “最重要的,她从出道以来的形象就非常好,连女孩子都不讨厌她。”

  清纯派邻家女孩,这个设定在菊池桃子身上浑然天成,丝毫没有伪装做作的感觉。因为好感度高,连组的乐队·u—惨败,对她个人的声势都没什么影响。

  她的粉丝甚至能自动把她跟乐队区分开来,一方面不买乐队的账,另一方面又认为这是事务所乱来跟她没关系。

  虽然人气下滑了,唱片开始卖不动了,但好感度和知名度都还在,也就是所谓的路人缘好。

  有知名度、好感度又高,形象还合适,这不正是个拍广告的好选择?而且,因为人气下滑了,又在急切寻求转型,找她拍广告,花的钱还少。

  “考虑到这些,菊池桑不就挺合适的。”

  “唔。”富士胶卷的代表本来听着玩,岩桥慎一说的头头是道,他倒是渐渐有点认真起来。

  ……

  续到第三摊,岩桥慎一顺便拜托了富士胶卷的代表一件事,想请他出借个暗房,再帮忙介绍个照相师教他怎么洗照片。

  这点事举手之劳,富士胶卷的代表不假思索,先答应下来,才又问:“岩桥君还对怎么冲洗照片感兴趣吗?”

  岩桥慎一笑着把话题给圆了过去。

  给中森明菜拍的那些照片,交给别人冲洗,到底不放心。就算两个人的关系真的要昭告天下,也不能用这种方式,太憋屈了。

 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,求人不如求己,老祖宗们有一箩筐这样的真理。

  以后还不知道要拍她多少照片,还不如趁着正跟富士胶卷合作,关系正热乎的时候学一门手艺。

  技多不压身。

  ……

  喝完这一摊以后,先送富士胶卷的代表上车。

  这个点,要打车不容易。泡沫时代,东京人夜生活丰富,疯狂哄抬出租车价,热门的时段,起步费就要一万日元,就这样,还得司机选乘客,挑自己顺眼的载。

  出租车司机挑乘客,要么是可爱漂亮的女孩子优先,要么是能让他们多赚点的优先。整天一起跟岩桥慎一喝花酒的这些人,可爱、漂亮、女孩,哪个都不沾边儿。

  既然如此,就只能让司机多赚点。

  岩桥慎一叫上的唱片公司的经理,就是在这种时候发挥作用。负责替富士胶卷的代表拦车。

  把喝到半醉的富士胶卷代表交给他,岩桥慎一和成田宽之同行。

  送富士胶卷代表,用的是唱片公司的打车券,负责招待的是岩桥慎一,这是规矩。

  不过,等到只剩他们两个,拦出租车的时候,就换成了电通的打车券。成田宽之这个级别的电通an,一年的打车经费,传说有上百万日元。

  岩桥慎一好奇是真是假,但也不方便问姐夫这种问题。

  他在那胡思乱想,上了车以后,成田宽之先问他,“慎一君跟菊池桑认识吗?”

  “不认识。”岩桥慎一摇头。

  成田宽之“哎”了一声,“那该不会是她的粉丝吧?”

  “也不是。”岩桥慎一这就听出来了,跟姐夫解释道:“之前,菊池桑帮忙在电台替zard做过宣传。”

  这次算是闲聊的时候正好说到,他又觉得菊池桃子的形象合适,就顺便提了一嘴。

  要是能成,就当是她替zard做宣传的投桃报李。成不了也无所谓,反正谁也不认识谁。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

  成田宽之点头,说了句:“刚才你那么认真的推荐她来拍广告,我还以为那是你的朋友、或者你的偶像呢。”笑了一下,随口一问:“要不要我也帮忙推荐一下她?”

  “到这个程度就可以。”岩桥慎一婉拒,“再多就过头了。”

  “这倒也是。”成田宽之点头,拿他开涮,“做过头,动机就可疑了。”

  岩桥慎一唯有笑而已。

  这个姐夫话里什么意思,听不出来才怪。

  ……

  这样的晚上,冈田有希子跟中森明菜约好,在她们偶像时代就时常光顾的咖啡馆里见面。

  热海郊游过后,跟中森明菜通电话的时候,她果然说起了关于郊游的事。电话里,冈田有希子告诉中森明菜,说是把在热海拍过的照片送去冲洗了。

  “明菜桑要不要看看?今年热海的早樱开得很美。我还拍了玫瑰园、还有热海的梅花。”电话里,冈田有希子兴致勃勃的说着自己这次的热海郊游。

  中森明菜回答“想看”。

  于是,两个人说好,下次出来一起喝茶的时候,冈田有希子把在热海拍的照片也带上。


推荐此书     [快捷键:←]     上一页      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     [快捷键:→]      加入书签

飞越泡沫时代 567中文 www.567zw.com © 2020





1C